Strict Standards: Non-static method cls_image::gd_version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C:\virtualhost\vrmte\includes\lib_base.php on line 346
2016年CAR - 澳门新葡京娱乐网址_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导航_葡京娱乐场1999pjcom
| 我的订单 | 查看留言回复 | 我的收货地址
匹配多个关键字,可用"空格"连接。如"金黄色葡萄球菌 冻干粉"
中国微生物菌种查询网微信
联系我们
联系电话:010-51291224
传真:010-51291224-2
邮箱:vrmte@sina.com
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造甲街110号15幢
官方QQ:2912255867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943167476

首页 > > 2016年CAR-T疗法年度盘点


/ 2016-12-19

   CAR-T,可能是最近几年中肿瘤治疗领域最吸引人眼球的技术之一。这是一个出现了很多年,但是近几年才被改良使用到临床上的新型细胞疗法。在急性白血病和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上有着显著的疗效,被认为是最有前景的肿瘤治疗方式之一。正如所有的技术一样,CAR-T技术也经历一个漫长的演化过程,正是在这一系列的演化过程中,CAR-T技术逐渐走向成熟。2016年,相信大家很难忘,魏泽西事件成为国内一个转折点,国外的临床试验也如过山车般惊险。CAR-T细胞疗法正处在黎明前的黑暗,大家都在等待破晓的那一刻。

  为大家盘点了CAR-T细胞的年度大事件:
  2016年1月,辉瑞宣布与Cellectis合作,杀入CAR-T细胞治疗领域。并表达了要超越Novartis和Juno等CAR-T行业巨头的愿望。Cellectis公司的候选产品主要是预制备好的、供者的T细胞。
  2月,Baxalta公司与基因编辑公司PrecisionBioSciences宣布达成一项全球性合作,开发基于健康供体T细胞的新型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(CAR-T),以用于多种癌症的治疗。
  3月18日,罗氏与KITE制药达成合作交易,共同开发前者PD-L1药物atezolizumab与后者CAR-T疗法KTE-C19针对难治性、侵袭性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联合疗法。
  7月,Juno因为3名患者脑水肿相继死亡,JCAR015项目因此被FDA叫停。Juno方面给出的解释是这3名患者是接受了氟达拉滨(fludarabine)预处理,公司表示他们将停止使用氟达拉滨,而使用环磷酰胺(cytoxan)进行预处理。FDA很快接受了这个解释。
  8月,英国伦敦的生物医药公司CellMedica就宣布和美国著名科研机构贝勒医学院达成合作共同开发新一代CAR-T疗法,CellMedica公司和贝勒医学院将专注于利用CAR改造自然杀伤性细胞(NKT)以将CAR-T技术应用在实体瘤治疗领域。
  9月份,由于CAR-T在全球的布局遇挫以及未知因素,Novartis宣布解散其细胞与基因治疗研究部门400多人,并入肿瘤业务部门。120人员工将不幸被裁掉。Novartis方面认为,此次调整只是一个内部组织设计的自然演变的过程。这并不会影响公司原计划明年年初提交CAR-T细胞疗法-CTL019用于治疗复发难治性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上市申请。
  10月份,上海昆朗提供支持,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、江苏省人民医院、武汉同济医院等18家医院设立临床研究中心,目的为了评价CAR-T治疗复发/难治性血液肿瘤的安全性和临床有效性,为更广泛的应用于临床治疗提供依据。
  11月23日晚,Juno公司宣布暂停处于II期临床试验CAR-T疗法JCAR015项目。此次叫停,主要是因为又有两名患者在接受该项目治疗时出现严重脑水肿症状,造成又2名患者死亡。此次死亡事件已无法以七月份的氟达拉滨预处理方案理由向FDA提出合理解释。Juno公司股价拦腰减半。
  美国时间12月4日,Kite在美国血液学会(AmericanSocietyofHematology,ASH)上公布了临床试验ZUMA-3和ZUMA-4数据并指出:KITE-C19药物对于82%的晚期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(ALL)患者(11名患者中的9名)有完全缓解,或者不完全/部分血液恢复的完全缓解的治疗效果。在ZUMA-3中,有一名患者死于KTE-C19相关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;在ZUMA-4中,一名患者死于与KTE-C19无关的播散性真菌感染,无因脑水肿引发的死亡现象。与此同时,Kite宣布他们他们已经率先向FDA递交了CAR-T细胞免疫治疗领域的第一个生物制品许可申请,并在2017年第一季度完成全部材料的递交。
  同一天,Novartis在ASH会议上公布了幼儿患者接受治疗之后的中期分析数据。数据显示,在输入CTL019的三个月之后,在50名患者中,有41名患者的病情完全缓解,缓解率高达82%。在病情完全缓解的患者体内没有检测到最小病灶残留(minimalresidualdisease,MRD;意味着用目前的手段在患者体内检测不到白血病细胞),且在输入CTL019的6个月之内,患者总生存率为89%,且有60%的患者病情不会复发。因此,Novartis计划在明年年初向FDA提交CTL019生物制品许可申请。
  美国时间12月5日,在ASH会议上,也听到了来自国内的声音,深圳市免疫基因治疗研究院的张隆基教授在ASH会议上发表三年累计的统计数据,102名儿童与成年B-ALL患者使用制作的第4代带有安全机制的CD19CAR-T(4SCAR19)治疗,统计结果表明:4SCAR19对不同程度癌细胞残留患者均有效,在癌细胞负荷低于50%的患者的完全缓解率达到91%,而且对于高负荷患者,使用后多数没有发生严重的免疫因子风暴。
  总结:
  回顾即将过去的CAR-T市场的一年,或许CAR-T细胞治疗技术仍将是当下最具希望的癌症精准疗法,同时,临床死亡试验案例也给我们一个警示:对生物医药产品而言,优秀的技术是核心,对患者应当怀以敬畏之心,患者家属也应当理性及谨慎选择。期待即将到来的2017年,CAR-T治疗领域能有更多突破性的研究发现,从而造福更多患者。
  我们将对全球登记在册的CAR-T临床所使用的靶点和对应的肿瘤类型做一个全面的汇总。
         靶点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肿瘤类型
CD19   非霍奇金淋巴瘤、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、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、霍奇金淋巴瘤
CD20   B淋巴细胞慢性白血病、滤泡性淋巴瘤、套细胞淋巴瘤、成人弥漫性大细胞淋巴瘤
CD22   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、非霍奇金淋巴瘤  
CD30   霍奇金淋巴瘤、非霍奇金淋巴瘤  
CD33   髓细胞性白血病  
CD123    急性髓细胞白血病、成人急性巨核细胞白血病、成人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、成人急性微分化型髓系白血病、成人急性粒单核细胞白血病  
CD133   肝癌、胰腺癌、脑肿瘤、乳腺癌、卵巢癌、大肠癌、急性髓系和淋巴系白血病  
CD138   多发骨髓瘤  
CD19+meso 转移性胰腺癌  
CEA        大肠癌、乳腺癌、胃癌、肺癌、卵巢癌、胰腺癌、肝癌  
cMet       转移性乳腺癌、三阴性乳腺癌  
EGFR    头颈部癌、晚期EGFR、阳性肿瘤、恶性脑胶质瘤  
EGFR/CD171  神经母细胞瘤、神经节细胞瘤  
EGFRVIII          胶质母细胞瘤  
EphA2              恶性脑胶质瘤  
FAP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恶性胸腔间皮瘤  
GD2                 神经母细胞瘤、肉瘤、非神经母细胞瘤  
GPC3               肝细胞癌  
Her-2               晚期骨肉瘤、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、HER-2阳性肿瘤  
IL-13Rα2        恶性胶质瘤  
LewisY           多发性骨髓瘤、急性髓系白血病  
Mesothelin     转移性胰腺癌、上皮性卵巢癌、上皮性恶性胸膜间皮瘤、恶性间皮瘤、胰腺癌、卵巢肿瘤、三阴性乳腺癌、子宫内膜癌  
FAP                 恶性胸腔间皮瘤  
MUC1             肝细胞癌、非小细胞肺癌、胰腺癌、三阴性乳腺癌  
ROR1R          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 
SS1                 胰腺癌